我日

我日,怎么变成这样了,这地方好久没来,场地都换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Hello world!

欢迎使用 WordPress。这是您的第一篇日志。您可以编辑它或是删除它,然后开始写您自己的博客。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夜深了

http://t.sina.com.cn/tkp00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瞧你丫操行



7777777777777777



我睡不着我也不想睡!


才从酒吧出来喝完酒玩完真心话做完车放完碟打开电脑。


真心话有以下,玩之前都发誓说谁如果说假话他认识所有人包括他的家人都不是人。


 


我喝的有些醉了,但还能回家和他们说拜拜拿出钥匙打开门坐在变形金刚一样的沙发上敲字。


 


有以下真心话。玩的有三个人,还有一个围观的男人。


 


1.       AB


你和你老公做佳节又重阳爱爽还是你和长沙的情人做佳节又重阳爱爽


答:和长沙的那个情人做佳节又重阳爱爽


 


2.       BA


你和那个男人做佳节又重阳爱是怎么的做法,说细节。


答:两个姿势


第一个是我趴在那他来 ** ,我喜欢这样的姿势


第二是我双腿搭在他肩膀上插


 


围观的男人问:这样是不是插的更深


答:其实我最喜欢趴在那的姿势


围观的男人问:这样是不是pia pia的响


 


3.       AC


你们最近的一次做佳节又重阳爱是怎么进行的


答:我坐在沙发上,他坐在我腿上,我们的 ** 互相顶在肚子上,就射了。


围观的男人说:真他妈没劲!


 


4.       CA


亮有没有射在你脸上过


答:有,我喜欢 ** ,体温与体温的接触,彻底。


 


5.       AC


你们最近做过1-0是哪次?


答:前天,但是他觉得很疼,所以就没有成功


那插进去没有?


插进去一点他就叫的疼,所以只进去一点


哦,那也插进去半个龟莫道不消魂头。


 


6.       CA


你和亮做过最爽的一次是什么?


答:我们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放学我们跑去一个树林的麦田里。


 


7.       AB


你和老公做佳节又重阳爱的时候幻想过别人没?


想过


谁?我认识不?


你不认识。


 


8.       AC


你给他口X过没?


当然吃过。


 


回到家,第一个反应是看《黑暗骑士》,碟放进去结果看不了。之前看过一次,但断断续续的忘的差不多了。只记得很黑暗很彻底很有爱很无助很绝望很天才。


 


又把碟放出来,挑了半天碟包挑出一张《天地无伦》


 


操你大爷,镜头刚开始一会就是一个少年对着摄像机自己爆头。太他妈喜欢这样的片子,在这个人人假话粉人比黄花瘦饰太有暗香盈袖平的社会,只有这种彻底的真诚才能够打动人,真他妈的真诚,人性的坦荡,i love it!


 


昨晚看了一个《告白》,操你妈的一样有力,镜头还很美,觉得片子里面诠释的就是以后的社会,人人自私而立,缺乏爱和充满欺骗的社会就只会走向这样的结果。最近很喜欢看日本的片子,经济决定意识,人活着的基本命题就是生存,所以产生安身立命,所以鸟为食亡,所以在效益的社会忘却一切的前进,最终只会灭亡。因为生存的孪生兄弟就是灭亡,社会一样,所有的都一样。我们只是在这个过程参与着,shit!在天崩地裂人类像恐龙灭绝时,我们都比不过一团狗屎。


 


其实我在玩真心话的时候撒了谎。


 


但是,BC哪个没有撒谎呢?


 


 


时间嗖的一声就到五点了。和一个女孩阴差阳错的有了暧昧,花半个晚上去坦诚,说我是个同志,更喜欢男人的男人。


 


貌似所谓爱情,从来都没有对错,只有一方和另一方,就像院子里的两个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只不过风吹过时,前后弯腰。


 


 


傻逼的国家和社会,睡去。




 


 


那个 杀死EV 用你一张图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亮回家了


亮回家了,昨天到的,我无比热心的给他定了
28号的机票。


 


目的是为了不影响我31号的香港之旅。


 


一个人去,一个人在外地过年,一个人看烟花。


 


行程早都定了好,一直瞒着他,打算到香港后再给他打电话说。


 


27号他们开年会,我7点下班回到家,把乱糟糟的屋子收拾干净,心想他一定会喝醉,用咖啡机上的小壶泡了茶,茶叶放的很少,因为泡久了一定会苦。


 


把明晃晃的灯都关了,只开了后墙的射灯,打开碟机,打开电视,放上一张上周买的《嚎叫》,喜欢这部电影。


 


刚看到一小半,亮就回来了,有些小醉,手里提了一个加湿器和一个证书,见到我很吃惊。


 


他边脱大衣边抱怨公司,好像有些不开心。


 


劝了他几句,他和一起坐在地毯上,背靠着沙发。他说:幸好你在,刚才再回的路上还在想一个人回到家该怎么办。


 


他把头歪在我肩膀上,软软的说着话。


 


室内的灯昏黄散开,窗外夜幕尽染,隐约听到有车水马龙的声音。


 


时间小有凝固,家具安静的坐在地上,就像我们的孩子。


 


我爱极了这样的时刻。


 


 


给亮倒了杯热茶,才发现他发烧了,额头很烫。


 


让他在沙发上躺一会儿。


 


拿了毛巾,沾上冰水,用最老套的方法给他降温。


 


等到《嚎叫》看完,毛巾也换了七八次了。


 


以前他就老这样莫名其妙的发烧,经常是做一次爱烧就退的差不多了。


 


把他的机票身份证银半夜凉初透行卡充电器都收拾起来装在一个包里。


 


 


今夜,他睡沙发我睡床。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假如



假如你欺骗了生活,生活将会把你抛弃。


 


就是这样的。


 


亮做在沙发上,一字一句的问我和那个男生的事情,事到至此,我已经不可能去反驳,我冒汗,我脸红的发涨,我对此的剧烈的反应,超出了我的控制。


 


——这是三周前发生的事情了,现在想起来心里都跟猫抓的一样。


 


认识到三件事情。


 


1.       爱一个人,你不应该去伤害他,哪怕你的本意不是出于伤害,或者只是单纯自己的享乐,但事情若造成伤害他的后果,就不要去做。——这个道理貌似很浅,但我看亮安静无援的陷在沙发里,我觉得自己真他妈是个混球。


2.       真正的欲望是守,而不是去放。——曾经以为和他没多大的感觉,所以出去迸发欲望,结果,欲望本来就是无底洞,你在别人床上泼出去多少水,回到家就会少多少。


3.       一直信奉老妈自由享乐的人生主张,现在才意识到我和她不一样。她在四十岁之前都在找一生的爱,而我早已经找到,妈妈,我们不一样。


 


现在和亮已经和好了,其实我们谁也离不开谁,我们心里都很清楚的。


 


和朋友吃饭的时候说了我出轨被发现了,我很难受,并且我以后再也不乱来了。


 


朋友尖叫着吼:去死吧,狗改不了吃屎,我们不相信你不会再找。


 


Shit,我相信自己。


 


其实,只要心中有爱,什么都有可能。


 


或者,我已经老了。


 


上周还去医院检测过AIDS,因为上上周不停的盗汗。在等待结果的那两天,我觉得自己完蛋了,我想好我要是染上了,我就偷偷的收拾行囊,去个山里把自己了解掉。


 


化验结果是阴性的,觉得自己又重生了一回。


 


上上周还飞回新疆一趟,亮的爸妈问了好几次我们交女朋友没。看来,找个拉拉要提上日程表了。


 


 


今早和亮一起去医院,他得了个小病,我在走廊独自等他的时候,有个中年男人过来和我搭讪说话,问多大在什么地方住有女朋友没。


 


去他妈的,越听越不对劲,然后他说:“小兄弟,问你个话你不要生气哦”。


 


“什么?”


 


“你是不是同志?”


 


操你大爷,老娘那么容易就能看出来是同志吗,真让我情何以堪。


 


“什么同志”


 


“刚才进去那个是不是你男朋友”


 


主要是这个中年男人长的太猥琐了,又不帅看的也不多金。


 


“他是我表哥”。


 


“哦,那你们来看什么病?”


 


我又气又好笑,站起来装的打电话。妈比的等老娘假装把电话打完了,那猥琐男还在椅子那等着。


 


“你能不能给我留个电话,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你看电影”。


 


 


彻底晕了,好歹亮看完诊出来了,我立即凑上去说:“走吧”。


 


 


侧眼看了下,大叔好像从护佳节又重阳士那借的笔和纸还等的留电话呢。


 


 


出来给亮说他还不相信,说现在人类都太猖狂了。


 


觉得大叔挺可怜的,为什么不去网上找?那么一张扁平的脸,看不出一丝春天的气息。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阳光很美



20101128日星期天的下午,阳光很美。一切都很美。


 


睡到一点半才起床,看了一会星空的《刀马旦》,拉了一泡屎,然后穿上大衣,打车去往公司。


 


吃了一个牛五方,一对烤翅,一个草莓圣代,一杯奶茶,然后拿出《兄弟》看了一会。


 


很早就听好多人说这本小说有多么棒,导致我一直不想去看。对周围人众口称赞的东西我往往会先入为主的很排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形成这种下贱的脾性,在周围人集体起立鼓掌的时候,我只会安静的坐在座位上。


 


上个月搬家的时候发现了几本余华的书,《活着》和《兄弟》。有天没书看了,拿起来想的翻两下,结果,他妈的就放不下了。


 


真是好书。


 


能打动人的一定是平实而又沉静的文字。


 


余华是个天才。


 


 


《刀马旦》很多年前看过,但都忘的一干二净,有个镜头是唱戏的被抓去做相公,群匪问他去不去,他扭捏的说了几句去不去,最后逼急了,他男人的猛吼一声:不去。声音反差之大,震耳。


 


就像蝶衣在法庭上转身对霸王说:你们杀了我吧。


 


 


最近和亮平淡的有些离奇。突然想在茶几上留一张字条:我走了,别找我。


 


然后想象他给朋友打电话找我的样子,我们都孤独而忧伤。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坐在草地上看了一会书,一堆老头在热烈的玩着那个什么转轮之类的,上蹿下跳,彩带飘飘,我突然想等我老了会不会也是这个求样子,跟一堆老朽瞎混日子。


 


看到李光头和宋钢的老爸被红卫兵打死的那段,真揪心,再看看眼前的老头和自己,觉得真幸福。



 


这段草地上的夕阳真美,拿什么都不换。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BF韩寒


10110453_899821



韩寒太他妈帅了。



 


“找男朋友就要找这样的!”



 


我看到他迷离小眼照片的时候,心中默默的起誓。



 


不需要俊眼峰眉,不需要胸肌翘臀,只需要思想。



 


富可敌国的思想。



 


他坐在沙发上,敲着二郎腿,默默的看着一本周刊,他不需要和我对话,他只需要游戏在他的世界里,我在远处定足远望即可。



 


他的衣服都是随意,早上起床半小时后,我还在沉浸在衣服搭配的情绪中,他会给我泼一盆凉水:“你又不是陈冠有暗香盈袖希,穿那么好谁会在意?”



 


“操你妈我自己会在意”——当然我只会在心里这样说。我什么都不需要说,只需对他呲个牙。



 


他偶尔会下厨炒两个菜,再要动筷子前才给我打电话,说:“你回来吃不,不回来我自己吃了哦”。



 


他也会在我们都想上网的时候,让给我电脑,自己去看Discovery



 


他对狗有时候爱的要死,有时候却说烦的要死。



 


我们做佳节又重阳爱没有什么规律,他时而狂野时而温柔。



 


我在他抽屉的文稿中发现一篇他记录我们相识八年的节点事件,其中包括我们第一次做了多久,他是多么的开心。



 


他总说等我们老的时候我们一起回到郊外,有一棵树,有一条狗,还有一个院子。



 


他对我给他炒股的建议不理不睬。



 


他不爱看我读的那些书。



 


有时候我看他津津有味的看动画片,我会感到幸福。



 


他会固定时间给爸妈打电话,说:“这边天气好,你们过来住一段时间吧”。



 


他会偶尔给我洗一两件衬衣,当然是在我的要求下。



 


他的鞋子很少,有时候出门穿我的。



 


他睡觉的时候很安静,额头前的发,我会想轻轻的撩拨下。



 


 


让懂你的人懂你,让不懂你的人不懂你。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

谁捡到我的安全套



555555555




谁捡到我的套子?一个超薄型杜蕾斯牌子的。


 


希望它已经完成来到人间的使命,已经套在热烈的或硬或软的 ** 上,扑哧哧的闯进阴有暗香盈袖道或者屁眼。


 


丢套子会让人非常不安。


 


第一,你不知道它是什么人在什么场地捡到的,要在大街上倒罢了,但要是你去完客户那,出门掏出手机打电话遗落的话,那就让人很不安了。一场办公室风波就此引发,结局是一个秘书被辞退。要是丢在银行的椅子上,有个穿天蓝色蝴蝶裙的五岁小姑娘捡到,她把套子举得高高的,呼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高声问她妈妈:“妈妈,看,我捡到一个棒棒糖”。


 


那会是一场悲剧,再或者小女孩的老爸也在,而夫妻两个已经有一周没做佳节又重阳爱了,更要命的是他们为了省钱和爽就从来没有用过套子。


 


我真不敢想象,这是多么的祸害人间。


 


第二,我最担心的是自己。


 


因为我不确定它是在什么地方遗失的,我生怕有天我和爱人打扫房间的时候,它会恶毒的躺在角落的地板上。


 


那会是一个周六的下午,阳光诗意的从乳般柔软的窗帘中透过来,我已经几个月没打扫过房间了,都是他一直抱怨的收拾。而那天我的表现极佳,亮很欢欣,他看到我滴落的露珠觉得很美,超过了蒙娜丽莎,他心中泛起层层的涟漪,因为他想到了以前高中一起打扫教室的情景;一会我要 ** ,亮心中想到。


 


“来,你扶着电脑,我把桌子后面打扫下”。


 


我扶着电脑,看到亮低头打扫的样子美极了,认真的男人最美。


 


亮弯下身子,腰上的肉有些多。我正要给他说他该减肥了。


 


“这是什么!”


 


我惊吸一口气。


 


天!千刀剐的,这不是那个套子吗?超薄型杜蕾斯我丢的那个。


 


“这是什么?!你说!!!”


 


亮手拿着杜蕾斯,正义的好像董存瑞,眼睛已经蹦出火花来了。耀眼的我无法直视。


 


惊心动魄。


 


我无法狡辩。


 


因为我就是那个穿天蓝色蝴蝶裙的五岁小姑娘父或者母,我们已经一周没做佳节又重阳爱了,更不幸的是,我们从来都不用套子。


 


 


两公斤的炸药即刻爆炸。


 


这真是好可怕的幻想。


 


 


那天办公室搬家,我在柜子的最上方发现了安全套盒子,里面装了两个超薄型杜蕾斯,我才突然想起来,这是以前用过不敢装在包里,暂时撇在那的,竟然一直都忘记了。


 


我把盒子扔了,把两个套子装在裤兜里。


 


就好像装了两个定时炸弹,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丢也不是藏也不是。


 


第二天晚上和朋友去了酒吧,坐在软软的沙发上看节目,手揣兜里的时候摸到套子,但,只剩一个了,另一个丢了,我惊的站起来猛找,但一直找不到,


 


并且我死活也想不起来在什么时候丢的。


 


就像丢了一个小爱人。但重点不是丢,而是丢在了什么地方。


 


我把这个没丢的安全套,给了旁边的一个贱人。他乐呵呵的收下了,他是一个有女朋友的人。


 


 


回到家,被丢的那个安全套还是没找到,我一直惴惴不安。有些想念它。


 


 


 


我希望那个贱人也把安全套丢了,最好丢在床底,因为我知道他们最近在吵架,并且他女朋友是个很爱打扫卫生的人。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幸·福




最近感觉幸福的要死。


 


当然,是两个人的幸福。一个人最多只是快乐吧。


 


幸福是需要对比的,周边的朋友最近通通的感情不顺,要么分手,要么快分手,要么计划的一年后分手。So,当他们有人很天真的对我说:我感觉你们两个人在一起真是幸福。


 


我就象被 ** 或者操射,感觉心中绵绵不断的幸福,唰唰唰,哗啦啦的袭来。


 


前天去参加一个节目大拇脚趾扭伤了,雨下很大,我下了车,亮就在医院门口撑伞等着我,我单脚跳着,扶着他的肩就去了急症室。走廊的两边都是神情没落的病人,我突然像一只向日葵似的对他说:“幸亏有你啊,要不然我老了一个人病了怎么办”。


 


说这个话的时候我有些故意矫情,但说出了就被自己感动,被他感动。他说是啊,早都给你这样说了。


 


好久没进医院了,看那些好像丢掉灵魂的人四处散落在医院的各个角落,so,感觉很幸福。


 


下午回家他去干洗店取回我的衬衣,我记得有件掉了个扣子,从袖扣剪下一个换个地方缝上,我想起另一件也是在胸口的位置掉了一个扣子,那是上次洗了第二天要参加婚礼穿的,我忙到12点回家,才想起缺个扣子,他却说:我已经给你缝好了。


 


暖。幸福感。


 


今天下了一天的雨,他上班的时候我还在睡着,他出门的时候拍着我的头说:我放了一把伞在电脑桌上。


 


等我磨蹭的起完床,看到那把伞,我笑了。


 


晚饭和他一起吃的,丫高兴的在电话里给我说今天发了好多钱。


 


出了公司门,就见他像个傻子一样乐呵呵的从包里拿出厚厚的两叠钞票说:看。


 


然后一路给我描述发钱的结果,他们公司那些大红眼气的眼绿。


 


然后点菜。


 


我说:估计发钱的那会你一直憋着想笑吧。


 


他说:是啊,哈哈哈,我那会想张大嘴大笑几声。


 


餐厅的灯光很亮,他双手捧着脸,我好像好久都没觉得他这样的帅。


 


是真的帅,肤白唇红眼透亮。


 


 


昨天看了《欲望都市2》,开场的那段同志婚礼赞极了,我看着艳羡的说:这样的婚礼太漂亮了,我们以后就举办这样的。


 


他笑着说,是啊。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